这届人民不行,主要不行在情绪上

这届人民不行

这届人民真的不行,动不动就情绪不稳定。如果说是娇嫩的西方人民动不动就闹情绪也就算了,可你作为一个饱经世事沧桑多难兴邦的中国人,动不动就闹情绪,是不是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。尽快成熟起来,不要给社会添乱,不要让政府为难。

前几天上海公安部门破获了1.7万罐假冒名牌奶粉案,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官网回应称,上海公安部门已经对查获的假冒乳粉进行了产品检验,产品符合国家标准,不存在安全风险。对于假冒产品符合国家标准这一说法有人表示质疑,上海检方公布犯罪嫌疑人是“收购低档、廉价或非婴儿奶粉灌装生产假冒著名品牌奶粉”,“婴儿奶粉”与“非婴儿奶粉”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有不同的配方和成分,当然也有不同的国家标准。那么,“非婴儿奶粉”冒充“婴儿奶粉”是如何符合国家标准的?符合的是哪一项国家标准?后来食药监总局解释说,此前说假奶粉符合国标是为避免恐慌。你看看,你们把相关部门为难成什么样了,如果不是你们动不动就情绪恐慌,食药监局会出此下策吗?

相关部门这么怕人民恐慌,主要是怕这届人民太累,“和颐酒店女性遇袭”这事人民还没恐慌完,立马又接上了假冒奶粉案带来的恐慌,细心的人会发现,几乎每一天,这里都有至少一件令人民恐慌的事件发生,人民能不累吗?凡事无序则乱,人民的情绪恐慌也是如此,为了减轻政府负担,缓解人民压力,我提议个建设性意见,建议政府出台分单双号恐慌政策,逢一三五休息,二四六恐慌,礼拜七自由选择,原则上不恐慌;或者周一到周五恐慌,周末休息两天,这样做到有序恐慌,人民可以提前做好心理准备,相关部门也可以少为人民操点心,酒浓花艳两相宜。

在“和颐酒店女性遇袭”这件事情发生后,很多人民的情绪都不稳定了,明星也出来了,男明星纷纷传授防狼知识,呼吁大家不要冷漠,女明星纷纷表示这事“太可怕”、“太嚣张”、“太明目张胆”,最后呼吁大家“多一句问候,多一句关心,就会救回一条人命”,可是,有件事你们终究要明白,就算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世界也不会变成美好的人间,况且“只要人人都如何,就会如何如何”这种句式,是典型的无脑虚构产物,别说多一句关心,多一百句关心也救不了一条命,在种种现实面前,这种抒情假设口号不仅一文不值,反而有粉饰太平的嫌疑,过分强调所谓的美德,只是帮助了真正的责任人推卸责任。我不是在否认你们的善意,只是想提醒你们,当年你们把“善款”交给了红十字会,在你们内心一阵阵暖流过后,世界还是一片冰凉,甚至更冷,个人不是不能捐助,而是首先要有一个良家红十字会,你们不是不能抒情,而是先要分清责任的主体是谁,不要让你的好心遮盖了他人的恶心。

人民日报教你“姑娘,这样的场景下这样保护自己”,“平安北京”教你“女生遇到危险该如何处置”,各类科普公号、各路影视明星、各家电商平台,也都告诉你该如何自救,该买什么防狼工具,这些本来都没什么问题,甚至警察让你自救也没问题,可这些都得有一个基础,这个基础就是公安局作为公共安全机关,你把你应尽的责任都尽到了再来告诉我我该如何救自己,在我需要你雪中送碳救人于水火之中的时候,你却给我来了一个锦上添花,这时候你给我来个锦上添花圈可能更有用。说到这有人又要跟我磨蹭了,“关公安机关什么事,明明是酒店管理和冷漠路人的责任”,首先出事后,人姑娘去派出所报警,派出所说报案要等办案人员回来,以后报案是不是得都挂号预约了?是不是还得分普通号和专家号?其次,公安机关禁止了性交易,但却对由此衍生的性交易的黑社会化缺乏有效治理,很多妇女是性交易黑社会化的受害者,连酒店本身也是受害者,他们拿那些发小卡片的人没有任何办法,更不敢招惹。当官方机构纷纷教你如何自救时,我感觉很无语,就像一个男人对女人说,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”,这显然是要分手,不准备负责任的意思。

你有没有感觉到,这个社会对个体的道德要求越来越高,对个人的防身自救技能也要求越来越多,我们像是丛林里无人保护的散养动物任人宰割,可我们明明交保护费了,这只能说明老大哥没尽到该尽的责任,没履行该履行的义务,我们出让了部分权力和利益,反过头来给自己找了个爹养。我们从小就听惯了各种英雄人物舍生取义、见义勇为的故事,现在也经常能看到道德楷模牺牲小我顾全大局的事迹,在你感动之余能否想一下,催人奶下的故事背后是职能部门缺位造成的个体血泪史。不知道是不是胡适说的,一个肮脏的国家,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,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,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; 一个干净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,谈高尚,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,人人大公无私, 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。

武器是最好的自救防卫工具,当我主动或被动交出使用武器的权利,那么绝大部分的人身安全责任就要由相关部门来承担,你不能一方面不由分说的没收了我的武器,一方面又不作为告诉我要自救。制服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是警察需要具备的基本职业能力,专业领域的事由专业人员来做,一般的人民即使遇到了案发现场,也应该以自保为首要原则,这应该是一个基本常识,而不应被视为冷漠的旁观者加以批评。我们总是在强调美德,却一直在讨论该不该扶老人,其实人们不是在讨论该不该扶,肯定该扶,人们只是在担忧扶了以后会出现的各种后果,而该为这些担忧买单的,只有政府职能部门。对个体一味强调道德自律或者在道德上加以批判是无用的,只有一个良好的法治环境,才能催生你所需要的那种道德感受。一出事就强调美德,就科普教育,不是在推卸责任就是在帮助责任主体推卸责任。

和颐酒店事件出来后,看大家热火朝天讨论的那些对策,我都要笑哭了,这么正经而严肃的事情,你们都只能得出些戏剧化的解决方案,说到底这事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就不是自救,而是相关部门,可又拿相关部门没办法,只能自救自爱自嗨了,这事发生在美国会怎么样?我就不多说了。你可以想很多办法在自己受到侵害时引起别人注意,可别指望他人在知道你是真被劫持时会出手相助,相反他或许会跑的更快,说了这么多道理,可在现有的条件下,万一真遇到事了呢?咱还是只能靠自救,我觉得你要喊些更与时俱进深入人心的口号,比如说利用下民族主义情绪,你高喊同胞们这个日本人要强奸我,或者喊这个小学校长耍流氓,实在不行就用最后这个大招:我要上访。

在面对强盗该怎么办这事上,我发现很多人的思维的确深受早年公知贩卖启蒙的影响,他们说“不要大声喊叫,会激怒劫匪”、“不要反抗,会带来更大伤害”、“说点好话安抚,希望劫匪回心转意”,公知面对强权和这些人面对强盗时,话语体系惊人的一致。公知指责民众素质低,他们指责人民冷漠,公知希望民众提升素质,他们希望受害女性提升自我保护能力,什么刀、枪、剑、戟、斧、钺、钩、钗、鞭、锏、锤、抓、镗、棍、槊、棒、拐子、流星。什么带钩儿的,带尖儿的,带韧儿的,带刺儿的,带峨眉针儿的,带锁链的,都要会。美女什么都会了,英雄去哪吃饭呢?当然,遇到危险时我们别指望英雄救美,万一他不是英雄,或者,万一你不是美人呢。

如家集团这几天估计忙坏了,其实不需要紧张,人民该开房还得开房,你还不用搞优惠特价,当年肯德基以及众多知名品牌被曝光出各类重大问题时,不照样生意红火吗?问题出再多也不怕,只要责任落不到相关部门头上,只要这届人民情绪依旧稳定。另外我想问一下那些发小卡片的,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回答我,“白领学生、空姐”、“凭此卡优惠200元”,是真的吗?

赞 (19)